消除性别歧视,印度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电影《摔跤吧!爸爸》鼓舞人心,但印度要实现男女平等仍长路漫漫。
作者 Mithila Phadke
11
在过去的一个月里,《摔跤吧!爸爸》在中国大陆的票房超过100亿卢比(大约等于10.5亿元人民币)。

五月初,当印度电影《摔跤吧!爸爸》登陆中国,并在大约9000块大荧幕上开始放映之初,主创团队希望这部电影能够“表现良好”。然而,没有人预见到这部由影星阿米尔·汗主演的电影,能够迅速风靡中国大陆,“表现超好”。在过去的一个月里,《摔跤吧!爸爸》在中国大陆的票房超过100亿卢比(大约等于10.5亿元人民币)。据报道,这部在印度本土获得了票房口碑双“丰收”的电影,成为中国票房最高的非好莱坞外国电影。

这部电影探讨的主题,在以往的宝莱坞影片中涉及不多,可谓是一大飞跃。影片讲述了一位父亲努力培养两个女儿成为摔跤冠军,打破印度传统性别歧视的励志故事。影片通过女性参与体育项目这一视角,旗帜鲜明地反对性别歧视。在印度,即使代表妇女发声的需求已经异常迫切,一些电影人仍会选择避开性别歧视这样的主题。

印度农村地区存在严重的性别不平等,这早已不是新闻。其实,关于妇女的报道并不少,例如非政府组织努力培养乡村妇女能力,开展各种为妇女争取教育、卫生、经济独立权利的活动;即使生活在一个重男轻女的环境里,很多妇女仍旧自己创业,获得了财务自由等。多个在非政府组织工作的朋友,都向我讲述过年轻印度妇女参加技术培训之后,计划创建自己小规模生产机构的故事。这些故事都展现了一幅鼓舞人心的画面:妇女正在与父权体系作顽强斗争,从而掌控自己的生活。《摔跤吧!爸爸》这样的电影更是加强了这一概念。

然而,不幸的是,这仍旧只是个理念,甚至是一个有点牵强的理念。在印度这样一个快速变化的国家里,女性在平等的基础上与男性并肩工作,得到平等赏识,同工同酬——这样的事在很大程度上,与当前现实是相左的。在印度,男女不平等的情况,虽然比数十年前得到了极大改善,但仍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印度重男轻女的习俗可谓“历史悠久”。在我父母那一代,印度家庭对儿子的偏爱体现在家庭资源的分配上:钱财倾向用于儿子的教育和女儿的嫁妆。但是,在我这一代人看来,这代表着男女被赋予了完全不同的社会期待。男性得到了更大程度的自由,对自己生活有更大自主权;而希望有自己独立人生,摆脱那种早被规划好生活的女性,则需要进行巨大的抗争。

这种抗争是持久的,有时几乎不易察觉,除非你自己亲身经历过。这种抗争开始得也很早,从父母给女儿很少的自由,强迫她们遵守一堆男孩不必遵守的“规矩”开始,到家庭成员要求女孩们在某一个年纪前结婚,有时甚至会为了结婚,逼迫她们放弃自己的职业目标。房主通常拒绝将公寓出租给单身女性,因为觉得她们“不体面”。而女性饮酒更是被视为“极不道德”的行为。

要适应这样的环境,压力无疑是巨大的。

这种压力同样也是父权体系的产物,这种体系至今存在于印度广大农村。在今天,杀害女婴和新娘因嫁妆不够而被迫害致死的惨剧,仍在印度农村时有发生。基础设施严重向男性倾斜,甚至连女性专用的卫生设施都极度欠缺。

与此相对,有一种流行的观点认为,城市女性面临的问题很少,“至少她们绝大多数有工作,接受过教育,且独立自主。她们有什么可抱怨的呢?”

这种想法的问题在于,没有考虑到城市女性面临的各种隐形障碍。首先,男女之间的薪酬差距仍十分巨大,与男性同事竞争时,女性很难获得晋升。另外,很多公司本只雇用极少人数的女性员工;有些管理层不认可产假制度;对女性在职场受到上司性骚扰而进行的投诉经常不了了之。这些都造就了一个极不欢迎职业女性的外部环境。

而工程和技术领域的女性工作者仍不受重视;体育领域的女性面临着艰难的斗争,设施欠缺,财政支持更是不足。比方说,板球被认为是印度最受欢迎的运动项目,很多人视板球选手为崇拜偶像。但一涉及到女子板球,比赛甚至找不到足够的赞助。

从城市到农村,印度女性面临的具体问题可能有所不同,但它们都根植于相同的起源:认为男尊女卑、女不如男的观念。

以上这些听起来有点负能量,但这就是现实。不过还有一丝希望。有不少积极分子和机构在夜以继日地工作,努力改变现状。有人在积极开展大众教育,让人们意识到开发女性潜能并让她们最大程度发挥这些潜能是一件好事。以前有来自农村的女性成就了自己的事业,现在有更多印度女性努力做着同样的事,有些已经获得了成功。

我们必须记住,像《摔跤吧!爸爸》这样的电影讲述的故事只是例外。前方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希望有一天,男女平等能在印度的各个领域、各个地区实现。朝着这一目标继续努力至关重要,正如中国哲学家老子所说:“千里之行,始于足下。”

Mithila Phadke为《中印对话》多媒体项目印度籍员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