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合组织的新机遇与新挑战

上合组织正处在发展的战略机遇期和大有可为的历史阶段。
作者 王晨星
Smoke
2016 年11 月29 日,上海合作组织首都警务执法合作会议特警演示使用非杀 伤性防暴武器。(VCG)

上海合作组织(简称“上合组织”)于2001年在上海正式成立,2017年上合组织完成首次扩员,印度与巴基斯坦正式加入。上合组织是冷战后新成立,集安全、经济、政治、人文功能于一体的新型地区性国际组织。上合组织还是非西方地区国际组织,成员国均为欧亚大陆地区的转型国家和新兴国家。就其成员国的人口和面积来说,上合组织是世界上最大的地区性国际组织。在“互信、互利、平等、协商、尊重多样文明、谋求共同发展”为核心的“上海精神”引领下,以对外奉行不结盟、不针对其他国家和地区及开放为原则,上合组织塑造了“世代友好,永不为敌”的新型国家间关系和新型区域合作模式,为国际社会提供了不同于冷战的新安全观、新合作观、新外交观,丰富了国际关系理论与实践。

在新时代,随着中国“一带一路”倡议逐步推进,人类命运共同体加速构建,上合组织在全球及地区治理进程中不断贡献正能量。正如习近平主席所言,上合组织在构建命运共同体道路上迈出日益坚实的步伐,树立了合作共赢的新型国际关系典范。

五大新机遇

站在新的历史起点,扩员后的上合组织面临以下新机遇:

第一,有利于进一步提升上合组织参与全球及地区治理的能力。随着印度和巴基斯坦的加入,上合组织历史性地进入南亚,并与西亚连接成片,成为囊括欧亚大陆东部、北部、中部、南部的跨地区组织。上合组织的安全、经济、能源、人文、科技创新职能得到扩大。印度和巴基斯坦均为地区大国,在对外交往、安全治理、经济发展、科技创新等领域具有较强能动性。因此,上合组织的扩员也意味着“上海精神”影响力的扩大,参与全球及地区治理能力得到全面提升,国际影响力不可小觑。

第二,成员国发展目标相似,有利于提升上合组织向心力和吸引力。在今天的国际社会里,和平与发展依然是时代主题,国际关系民主化、扁平化是大势所趋,上合组织成员国也都把“促开放、谋合作、求发展”作为施政核心。

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明确指出,中国开放的大门不会关闭,只会越开越大。要以“一带一路”建设为重点,坚持“引进来”和“走出去”并重,遵循“共商、共建、共享”原则,创新开放合作,形成陆海内外联动、东西双向互济的开放格局。从2020年到本世纪中叶,中国将从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到基本实现现代化,再到全面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这是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的战略规划。

2018年3月,普京再次高票当选俄罗斯总统。在俄罗斯的新时代,提振国民经济为政府工作重点。

哈萨克斯坦是丝绸之路经济带的首倡之地,纳扎尔巴耶夫亲自发布“光明之路”新经济计划,并推动其与中国“一带一路”倡议实现对接。

印度则在总理莫迪的领导下,致力于成为更具包容性的发达国家,为2022年打造“新印度”而努力。

巴基斯坦高度积极参与“一带一路”倡议,重视中巴经济走廊建设。

米尔济约耶夫当选以来,乌兹别克斯坦已经走上更加开放的发展道路。吉尔吉斯斯坦和塔吉克斯坦国内政局趋稳,社会经济发展上了新台阶。

可以说,上合成员国都走在振兴发展的道路上,根本利益诉求与上合组织发展的大方向高度一致,这进一步提升了上合组织的向心力和吸引力。

第三,有利于进一步推动地区安全合作。维护地区安全稳定是上海合作组织合作的优先方向。上合组织坚持“互信、互利、平等、协作”的新安全观,贯彻“以合作促安全,以发展谋安全”的指导思想,摒弃冷战思维,政治安全互信不断加强,联合应对安全威胁,维护地区和平与稳定,开创了国家间安全合作新模式。扩员后的上合组织将在维护地区安全,打击“三股势力”方面发挥更大的建设性作用。2017年,印度与巴基斯坦加入上合组织后签署的首批文件之一是《上海合作组织反极端主义公约》,彰显印巴两国参与上合组织安全合作的迫切性。与此同时,上合组织还能为改善印巴安全关系,促进南亚地区稳定发挥积极作用。巴基斯坦和平研究所所长埃米尔·拉纳认为,上合组织是一个更包容的平台,能为印巴两国提供合作机会,帮助缓解双方的紧张关系,中俄两国以及其他中亚国家,也希望印巴能借此修复两国关系,成员国可以为地区和平与安全做出努力。

第四,有利于在更大范围内推动“一带一路”倡议实施,实现地区发展倡议对接,促进多边经济合作。区域经济合作一直是上合组织成员国间协作的重点领域。上合组织地区自然资源丰富,消费市场广阔,科教基础雄厚,且成员国间经济互补性强,为加强经贸合作提供了有利条件。扩员后的上合组织基本覆盖“一带一路”沿线的先行和重点区域。从北到南,“一带一路”建设重点构想及项目主要有:丝绸之路经济带与欧亚经济联盟对接合作、中俄“冰上丝绸之路”、中俄蒙经济走廊、“一带一路”与哈萨克斯坦“光明之路”新经济计划对接合作、跨里海东西贸易与运输走廊、中巴经济走廊、印中孟缅经济走廊等。此外,还有俄罗斯、印度、伊朗倡导的“北南国际运输走廊”,以及印度提出的“季风计划”“香料之路”“自由走廊”等互联互通项目。上合组织是成员国跨地区发展合作的天然平台,这些倡议、项目都将在上合组织地域内生根发芽。扩员后的上合组织能为成员国间协调合作立场,更好实现“一带一路”与其他地区发展倡议对接合作,推动“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谈判,为地区经贸合作便利化提供有利条件。

第五,有利于推动中印关系良性互动。在上合组织内,同中国与俄罗斯、巴基斯坦及其余中亚成员国关系相比,中印关系相对具有一定波动性,提升空间较大。中印在上合组织框架内,有理由也有条件进一步夯实双边关系,共同参与全球及地区治理。这其中的主要动因有:

首先,除了中印双边、中俄印三边、金砖机制五边之外,上合组织为中印加强对话、妥善处理和管控分歧、推进双边关系全面发展提供了新的地区机制平台。

其次,中印两国关系源远流长,历史基础深厚。1950年4月,中印正式建交。印度是与中国建交的第一个非社会主义国家。历史上,中印两国曾肩并肩,互相支持,互相配合,为反帝、反殖,为亚非国家争取民族独立、维护世界和平作出了巨大贡献。这些宝贵的历史财富至今都被众人所称颂。

再次,中印两国具有相似的外交哲学。中印两国都奉行独立自主、和平发展的外交政策,拥有倡导和发扬和平共处五项原则的优良传统。

最后,中印都有借助上合组织平台提振双边关系的愿望。应该说,远亲不如近邻,上合组织也是邻国共同体,“上海精神”也是处理“邻里”关系价值观基础。中印两国对外战略中,都把周边关系、邻国关系视为核心。

更难能可贵的是,两国领导人还为此亲力亲为。进入2018年以来,在两国领导人引领下,中印关系发展势头良好,特别在经贸、跨境河流合作领域保持较好互动。2018年4月27日至28日,在上合组织青岛峰会召开前夕,印度总理莫迪访华。访华期间,两国领导人就国际格局和双边关系中的全局性、长期性、战略性问题以及各自国家发展愿景和内外政策深入交换意见。再加上6月上合组织青岛峰会,印度领导人连续访华,这在两国关系史上非常少见,意味着中印战略良性互动模式正在加速形成。

三个新挑战

在看到新机遇的同时,扩员后的上合组织还应理性看待面临的新挑战:

第一,上合组织协调成员国立场难度加大。“协商一致”是上合组织运行及决策的基础性原则。印度和巴基斯坦都为地区大国,奉行独立自主外交政策,对国际及地区事务有独特看法。这将增加上合组织成员国间立场的协调难度,考验其一贯坚持的“协商一致”原则。

第二,上合组织有进一步安全化、而非经济化的趋势。安全与经济是上合组织发展的两大驱动力。在近20年的发展中,上合组织在安全领域合作颇有建树,而在多边经济合作方面却是举步维艰,上合组织能源俱乐部、上合开发银行、上合自贸区等构想均未得到落实。随着印度和巴基斯坦的加入,印巴冲突、克什米尔问题、阿富汗问题、反恐问题等都可能占有上合组织大部分精力。在此背景下,如何平衡好上合组织的安全和经济功能?如何切实推动上合组织框架下多边经济合作?如何与周边经济一体化机制(例如欧亚经济联盟、东盟等)开展务实合作?这是成员国需思考的重要问题。

第三,上合组织依旧面临来自西方的掣肘。上合组织是当今最大的非西方地区性国际组织。长期以来,在西方眼中,上合组织对西方并无益处,甚至被认为是“反西方组织”和“东方北约”。以欧美为首的西方国家,对上合组织采取保持重视、紧盯,但不直接接触的策略。可以认为,上合组织扩员一方面能增强成员国反制西方战略施压的能力,另一方面更要提防西方对上合组织的渗透。

合作“从邻开始”

概括而言,上合组织的扩员是利大于弊,应从机遇中看到挑战,从挑战中看到前景,趋利避害,做大成员国共同利益圈,并以其为基础构建新型的地区治理体系和地区命运共同体。毋庸置疑,上合组织正处在发展的战略机遇期,处在大有可为的历史阶段。上合组织所倡导的互信、互利、平等、协作的新安全观符合时代潮流,符合地区发展利益,符合成员国人民的福祉。在全球化时代,利益交融,求同存异、合作是主流,双赢、共赢是目标。

扩员后的上合组织更是国际及地区和平的促进者,不是麻烦制造者。上世纪90年代以来,国际局势并未因冷战结束、两极格局瓦解而变得和谐稳定。从“沙漠风暴”到科索沃战争,从阿富汗战争到伊拉克战争和俄格冲突,从“颜色革命”到阿拉伯之春,从乌克兰危机到叙利亚冲突,在诸多地区冲突背后都能找到西方国家的身影。西方国家信奉“历史已终结,西方自由民主主义的价值观战胜了一切”的神话,大肆扩张,谋求全球霸权。上合组织则不同。在风云变幻的国际形势下,扩员后的上合组织将继续秉持“上海精神”,坚持以“求和平、谋合作、促发展”为指导,积极参与国际事务,发挥维护欧亚地区和平稳定的中坚力量作用。

推动区域经济合作是上合组织扩员后的另一主攻方向。随着印度、巴基斯坦加入,上合组织领土总面积超过欧亚大陆的3/5,人口占世界近一半,国内生产总值占全球20%以上,内部市场潜力进一步扩大。在此利好条件下,上合组织应乘势而为,加快商签《上合组织贸易便利化协定》《上合组织成员国服务贸易合作框架》,积极研究构建上合组织自贸区可行性,打造欧亚地区经济新增长极。

中国作为上合组织创始成员国和2018年青岛峰会东道国,坚信“合作从邻开始”,秉承“上海精神”,继续奉行“亲诚惠容”的睦邻友邻周边外交政策,高瞻远瞩,深谋远虑,进一步促进上合组织健康成长,为实现本地区和平发展、开放发展、共同发展贡献“中国智慧”。

本文作者王晨星为中国社会科学院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所助理研究员、南开大学经济学院国际经济研究所博士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