赴印访学:恰逢其时的酸甜

回忆访问NIIT大学的日子,校园里的壁虎松鼠、日落虫鸣以及曲折与温暖并存的换币风波令青岛大学师生记忆犹新。
作者 胡周萌
1
NIIT大学教师向青岛大学访学团介绍本校IT专业课程方案。

季夏时节,腾腾暑气扑面而来,全国近800万高校毕业生即将各奔东西。毕业季汗水泪水夹杂,回忆注定翻滚。对青岛大学软件工程(服务外包)专业的毕业生毕枫林来说,回顾过去四年,赴印度访学是记忆里烙下的一块深印。

时间倒回2016年11月4日,毕枫林随学校访学团一行10余人,长途飞行八小时后降落新德里。随后,他们前往位于印度西部拉贾斯坦邦Neemrana小镇的NIIT大学,开启了为期一个月的访学之旅。

在那里,访学团体验了NIIT大学精心筹备的课程,参观了NIIT集团在新德里的总部,以及技术研发、教材研发等核心部门。此外,他们还走访中国驻印度大使馆,流连于泰姬陵、红堡和德里门。不过,让毕枫林记忆犹新的当属NIIT大学校园里的壁虎松鼠、日落虫鸣,还有换币风波中的曲折和温暖。

在NIIT大学举行的南亚区域合作联盟模拟峰会上,NIIT(中国)上海总部的教师李经纬就“一带一路”发表演讲。

初识校园

十一月的青岛凉意已浓,而在千里之外的Neemrana小镇,半袖才是适合体温的装束,不过那里昼夜温差大,早晚还需添上外套。NIIT大学背靠阿拉瓦利山脉,校园内草坪起伏,毕枫林行走其间,常有鸽子蜜蜂在身边飞来舞去,在教学楼的楼道里,他还撞见过壁虎和松鼠。

访学团的领队老师住在单人间的教师宿舍,房间设计类似于国内的快捷酒店,但设备稍逊,学生住两人一间的宿舍。领队老师宋媛媛说,“房间里每天有短暂的热水供应,这在缺水的印度很难得。我们没有当地的电话卡,全靠宿舍的无线网络跟外面联系,用起来挺方便的。”

比起国内,NIIT大学的食堂更显繁忙,从6点的早餐开始,每隔三小时供应一顿,依次是早茶、午饭、下午茶,再到910点的晚餐。初来乍到,学校食堂的伙食令访学团耳目一新,虽然食堂提供餐勺,他们还是决定入乡随俗,体验了人生中第一把“手抓饭”。

不过,饮食差异似乎并不是三两天就能适应的。拉贾斯坦邦素食者多,NIIT大学的很多学生都去素食食堂用餐,只有荤食食堂少量供应肉菜。一周过后,访学团开始有些不适应顿顿咖喱的“素色可餐”,尤其是团里的8名男生,对肉食的渴望日益滋长。于是,领队老师带着他们去学校附近的小餐馆品尝烤鸡肉,也颇有一番滋味。

青岛大学访学团参观了泰姬陵,当时泰姬陵的一所尖塔正在修缮中。

别样课堂

NIIT大学为访学团安排了丰富的课程,不仅有IT领域的专业教师介绍前沿思想和先进技术,组织双方学生交流各自参与的软件开发项目,还涵盖了数据挖掘、生物信息、商业分析等内容,甚至还有梵文课。

全面接触了当地学生的课程,毕枫林对NIIT大学的课堂印象深刻。“印度学生比较喜欢表现自己,会在课堂上直接跟老师交流,听不懂就直接发问,老师也乐于解答。在国内,很少有学生中途打断老师,有不懂的也是课后再问。”

访学团到印度的第三周赶上NIIT大学的活动周,全校停课开展文体活动。他们受邀观看了话剧、服装表演、舞蹈表演,还打了场友谊篮球赛。

回国前一天,访学团上了一节“日落教育”课,他们被领到教学楼楼顶的石头阶梯上,静静观看太阳落山,感受时间流逝,冥想人生。次日早晨,学校的体育老师本打算领他们看日出,可惜遇上大雾,便改为爬学校后山。NIIT大学的学生热爱室外运动,爬山是他们茶余饭后的休闲活动之一。

“那儿的山是真山,没有阶梯,山路都是人走出来的,爬到险处还得手脚并用。”毕枫林说,“在山里,老师让我们闭眼聆听虫鸣,体悟自然。我们感受到很多之前没注意到的事物。”

半个多小时过去,访学团陆续登上山顶,此时云雾已俨然脚下。毕枫林说,“在山顶,可以透过雾层看到学校和周围的整片风景,城市的痕迹很少,感觉很棒!”

在德里街头,访学团师生在NIIT大学学生的陪同下体验电动三轮出租车——“突突车”。

换币风波

访学团到印度的第四天,印度总理莫迪宣布废除5001000卢比面值的纸币,以新的5002000卢比纸币取代。虽然这次访学的费用由NIIT承担,但访学团中大多数人都带了不少现金,以备购物之需。

“钱还没开始花,就哪儿也不收了。”宋媛媛无奈地说。访学团不得不和当地居民一样,迅即加入这场席卷印度全国的换币行动。曲折的排队经历从NIIT大学附近的小镇银行开始。

“街上的店铺都没什么人,全在银行排队,队伍能排50米。”毕枫林回忆道,“城市里的队伍更长,远远看见一帮人在排队,跟着人群走很长一段时间才能到头。”

在银行,女士可以优先换钞,访学团里的女同学通常较快换完,但同行的男同学有时赶着银行开门就去排队,好不容易排到,却因银行已无新钞票可换无功而返。

更让他们为难的是,印度财政部在11月17日宣布压缩换币额度,每人每天只能兑换相当于人民币200元的卢比。宋媛媛说,“算下来我们得花十多天才能换完,压力太大,只好联系NIIT帮忙。”

据毕枫林回忆,当时银行会到各个企业给员工换钱,到NIIT时也给访学团换过两次,后来因为进展太慢,NIIT校方便垫资换走了访学团手中剩余的旧卢比。

“我们确实受到了不少照顾,印度本地居民花更多的时间都不一定能这么快换到钱。”宋媛媛说,“NIIT大学有很多地方都挺让我感动,行程计划也做得特别仔细,让我们过得很充实。”